廣州農商行激進放貸:年增兩成逾期率超2% 風控

文化 黄色软件 浏览

小编:長江商報記者蔡嘉員工為完成任務違規放貸1.9億、前董事長落馬、多次被監管部門點名……廣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農商行”,1551.錛?錛?H錛?錛?K)的回錛?錛?

  長江商報記者 蔡嘉 員工為完成任務違規放貸1.9億、前董事長落馬、多次被監管部門點名……廣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農商行”,1551.錛? 錛?H錛? 錛?K)的回錛? 錛?A之路注定不是一帆風順。

  上月末,證監會發布對廣州農商行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針對該行包括股本結構、貸款質量、經營業績等方面提出45連問,此時距離該行首次披露錛? 錛?A股招股書已有八個月。

  但日前,一則四名員工為完成銀行放貸任務,不惜違規向190名借款人發放1.9億元貸款而被處以有期徒刑及罰款的判決書,將廣州農商行推上風口浪尖,風控問題再次受到市場爭議。

  不僅如此,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2016年至2018年,廣州農商行曾收到監管部門提出的多達19項整改意見,該行及其分支機構、控股子公司則收到共計46張罰單,其中多項涉及貸款業務違規。

  事實上,廣州農商行近年來一直保持“激進式”放貸風格。其中,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該行發放貸款及墊款增速分別為20.08%、27.74%、18.68%,而近五年時間內廣州市金融機構本外幣貸款年復合增長率也僅為13.1%,2017年和2018年增速15.06%、19.37%也不及廣州農商行。

  大幅度擴張之下,盡管廣州農商行通過加大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力度維持較為優良的不良率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該行逾期貸款率分別為3.56%、2.03%、2.24%、2.16%,一直處于2%以上,也引發監管部門對其“是否存在逾期貸款未劃分為不良貸款的情況”表示質疑。

  針對放貸方式激進、頻頻因內控缺失被罰等多方面問題,長江商報記者向廣州農商行發去采訪函。但截至發稿前,該銀行尚未有相關回應。

  前董事長落馬風控問題頻發

  據了解,廣州農商銀行前身為始建于1952年的廣州農信聯社,是廣州地區第一家農村信用社。該行于2009年完成股份制改革并成立開業,是廣東省內第一家農村商業銀行,至今已有逾六十年的發展歷史。

  2017年6月,廣州農商行在香港聯交所掛牌上市,成為廣州地區首家上市銀行。一年后,該行宣布籌劃回錛? 錛?A,并于今年三月份披露招股書,擬公開發行不超過15.96億股并在深交所上市交易,充實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及提高資本充足水平。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廣州農商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4.98%、11.59%、9.83%,較上年末的14.28%、10.53%、10.5%分別增長0.7、1.06、-0.67個百分點。

  然而,回錛? 錛?A前夕廣州農商行風波不斷。今年8月23日,廣州市紀委監委發布消息,廣州農商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一個月前,該行就已公告稱王繼康因工作調動原因辭任該行執行董事、董事長等職務,目前由副董事長兼行長易雪飛暫為履行董事長和授權代表職務。

  今年10月份,廣州市紀委監委網站披露對廣州農商銀行巡查反饋,經過今年3月21日至6月21日為期三個月的巡查,巡視組認為該行存在貫徹上級決策部署不堅決,投向“三農”貸款和小微貸款增速慢,“靠啥吃啥”問題明顯,員工個人消費貸款審核不嚴、整改不力等多方面問題。

  日前,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一則終審判決再次將廣州農商行推向風口浪尖。判決文書顯示,2014年3月至2015年5月期間,廣州農商行原奧園微小貸中心業務主管李曉明及其下屬三名業務經理為完成銀行放貸業務,共同違反《商業銀行法》《貸款通則》及相關業務管理的規定,未對其所經辦或審批貸款的借款人身份信息、借款用途、償還能力、還款方式等情況進行嚴格審查,使190名借款人獲得貸款近1.9億元,但有1.3億元逾期無法還款。

  后經終審裁定,三名被告人犯違法發放貸款罪,分別被處以不同程度的有期徒刑及罰款。

  除了上述現象之外,據招股書披露,2016年至2018年廣州農商行曾收到監管部門提出的多達19項整改意見,同時該行及分支機構受到12宗行政處罰,控股子公司受到34宗行政處罰,罰單總數高達46宗。處罰事由則包括貸款專項統計存在較大差錯;流動資金貸款業務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發放無抵押微貸時,貸前調查和貸后管理嚴重失職,導致貸款被挪用;貸款用途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等多個方面。

  今年10月末,廣州銀保監局披露處罰信息公開表,廣州農商行存在違規向客戶收取服務費的行為,被處以罰款65萬元。

  近三年半貸款增速在20%左右

  為完成任務不惜違法放貸的背后,廣州農商行近幾年貸款增速驚人。

  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各報告期末,廣州農商行總資產分別達到6609.5億、7357.14億、7632.9億,其中發放貸款和墊款分別為2379.35億、2857.02億、3649.68億。

  從增速上來看,2017年和2018年,該行貸款增速分別為20.08%、27.74%,遠超過同期該行營業收入11.3%、3.75%的增長速度。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廣州農商行資產總額達到8533.46億元,較上年末增加900.56億元,增長11.8%。其中貸款及墊款總額4486億元,較上年末增加706.11億元,增幅18.68%,主要系上半年對公貸款和票據貼現業務規模增長較快。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末,廣州市金融機構本外幣貸款余額為4.07萬億元,2013年至2018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3.1%。其中,2017年至2018年貸款增長率分別為15.06%、19.37%,均低于廣州農商行同期貸款增速。

  貸款快速拉升,也帶動該行營業規模增長。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廣州農商行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52.03億、134.87億、204.03億、108億。其中發放貸款和墊款利息分別為135.02億、149.56億、196.05億、118.22億,占利息收入的總額分別為57.74%、51.24%、66.58%、75.05%。

  逾期貸款率長期高于2%

  從其信貸質量上來看,2016年至2018年各報告期末,廣州農商行五級分類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44.56億、44.51億、48.05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81%、1.51%、1.27%。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與放貸增速均保持在20%左右相對比,廣州農商行不良貸款增速較低,導致該行近三年不良率壓縮明顯。

  受到潮州農商行并表及收購不良資產包等因素影響,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廣州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62.59億元,較上年末增加14.54億,增幅30.26%;期末不良率1.4%,較上年末增加0.13個百分點,增長趨勢由降反升。

  但需要注意的是,盡管廣州農商行不良率整體有所收縮,但其逾期率卻長期高于2%,成為監管部門關注的重點指標。

  據招股書披露,2016年至2018年末,廣州農商行逾期貸款分別為87.44億元、59.65億元、84.51億元,占貸款總額的比例分別為3.56%、2.03%、2.24%。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廣州農商行逾期貸款96.81億元,較上年末上升12.3億元;逾期貸款占比2.16%,較上年末下降0.08個百分點,仍在2%之上。

  對此,監管部門要求該行說明逾期貸款及逾期率波動較大的主要原因以及逾期貸款與不良貸款之間的關系,是否存在逾期貸款未劃分為不良貸款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壓縮不良,保持優良的資產質量,廣州農商行計提資產減值損失較為充分。2016年和2017年該行資產減值損失金額分別為32.6億元、7.88億元。在采用新金融工具準則后,2018年該行確認信用減值損失金額達到53.46億元,

  今年上半年,廣州農商行信用減值損失凈額共計35.55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25.65億元,增幅達到259.26%。其中,發放貸款及墊款減值損失21.53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11.66億元,增長118.08%。

  而今年上半年,該行稅前利潤45.44億元,凈利潤36.7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86%、8.3%,該行信用減值損失凈額基本與凈利潤相當。

当前网址:http://xoopop.com/wenhua/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