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护肤品牌_Linqulo香肠、冻米糖……婺城人的独

文化 橙子 浏览

小编:香肠、冻米糖……婺城人的独家冬日记忆,满满的都是家的回忆!香肠、冻米糖……婺城人的独家冬日记忆,满满的都是家的回忆!2020-01-1018:57:54夏天的爱人对于婺城人来说

香肠、冻米糖……婺城人的独家冬日记忆,满满的都是家的回忆! 香肠、冻米糖……婺城人的独家冬日记忆,满满的都是家的回忆! 2020-01-10 18:57:54 夏天的爱人

对于婺城人来说

一说到冬日就会想起的是什么呢?

是晨光熹微时

沿街的小馄饨冒出的滚滚白气?

是每年都在北山

先下的霜冻和初雪?

是西市街包在厚厚的毯子下

滚烫的糖炒栗子?

还是色彩鲜艳

却保暖厚实的家居棉袄?

冬天,这个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在婺城人的回忆里,却总是热气腾腾的。冬天来来回回,婺城的习俗和风物就在这慢慢悠悠的时光里酿造,变得醇厚而耐人寻味。

千层棉鞋、火篮、棉毛衫

携带在身上的冬天

“那时候,家里一家四口的棉鞋都是我做的。”说起冬天,65岁的退休工人高小英记忆最深的就是千层底棉鞋。她做棉鞋的手艺好,邻里的妇人都交相称赞。

说起做棉鞋的方法,已生华发的她娓娓道来:“水和面粉混在一起,就像煮羹一样,煮久了就变成厚厚的浆糊。在家里把浆糊熬好,再准备布。我们过去条件不好,就把不穿的旧衣服用来做棉鞋。把布用浆糊一层层糊起来,再压上布,再糊,再压,压成有个一两厘米,就差不多了。糊好压紧后,把布放在窗户旁边晒干,然后在糊好的布上画好鞋底的样式,戴上顶针,用锥子钻出形状,用麻搓成绳穿过,这就是‘千层底’。鞋底做好以后再做鞋帮,也是用布做好,怕小孩子冷,就在中间加上厚厚的棉絮,再用针把鞋帮和鞋底缝在一起。”

高小英说着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笑道:“那时候鞋底都是用布做的,下雨天家里小孩子顽皮穿出去了就会弄湿,我都会发火,但是最后还是会心软,让他们自己去火旁边烤干。”孩子们踩着暖暖的千层棉鞋不知不觉就长大了,高小英也许多年都没做过棉鞋,但是这温暖的冬日记忆,一直珍藏在高小英的心底。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们金华人冬天烤火就用火篮。”45岁的李向东爽朗地说。火篮在当年的地位,可谓是“网红冬日神器”。李向东用手比画着形容道,“火篮”之所以叫“火篮”,就是因为它是一个用竹篾编成的篮子的形状,最上面有柄,篮子里面放置一个铁盆,铁盆里面放上炭,为了让炭慢慢烧,还会在炭上盖上灰,拎着篮子,热气就会冒上来。

火篮还承包了孩童们的游戏和零嘴。“我们几个小伙伴还会拿家里的黄豆、玉米放到火篮里烤。把黄豆、玉米埋在炭灰里,烤好以后也不敢用筷子夹,怕筷子烧焦了会被大人训,所以就用树枝当做筷子夹出来,吃得满嘴都是灰。有时候时间长了,黄豆、玉米也在里面烧成炭了。”李向东大笑道。

对于今年26岁、平日在杭州工作的沈丽涵来说,婺城的冬天就是棉毛衫的季节。

“我是跟着奶奶长大的,老人家总是怕你冷,所以我从小就穿棉毛衫。冬天的早上特别冷,我换上冰凉的衣服时直发抖,奶奶就教我晚上把棉毛衫也放在被窝里焐热,把被角掖好,第二天穿的时候就是暖融融的。”这个习惯也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即使周边的朋友都觉得穿棉毛衫不够时尚,沈丽涵还是坚持穿。

“感觉穿着棉毛衫,奶奶就一直陪在我身边,特别暖和。”沈丽涵说道。或许抵御寒冬的,不只是棉毛衫,还有家人的关心和爱。

猪头肉、土香肠、火腿

挂在屋檐下的冬天

冬腊风腌,蓄以御冬。“三面环山夹一川,盆地错落涵三江”,金华位于浙中盆地,冬日的阳光和徐徐的山风为腌制品提供了天造之利。腌制腊味,是“老金华”冬日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以前农村里冬至可是大日子,一般是从冬至以后,就要开始准备猪头肉和各项年事了。”

今年68岁,原住在罗埠镇的宋广盛说道。据宋广盛描述,冬至前后把年猪杀了之后,用粗盐细细地在猪头上抹匀,腌制一段时间,然后就可以把猪头放到太阳底下晾晒了。那时候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是晾晒的猪头,年味厚重。

在冬日和煦的太阳下晒半个月到一个月,晒到猪皮发红,猪肉散发香味,猪头肉就腌制好了,那时年也到了,切下一盘给亲戚朋友邻里送去,满满都是淳朴的人情味和吉祥的好年景。

“说到冬天就会说到腊味,要说婺城冬天最好吃的腊味,我觉得还是土香肠。”家住在新狮街道,43岁的罗美娟说道。在罗美娟的印象里,从前的香肠都是家里做的。

“把肉剁碎,按照比例放入高粱酒、白糖、味精,这个比例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口味偏好的‘秘方’。我们家会用个漏斗,把小肠皮放在漏斗下面,用筷子把肉塞进去塞满,再用麻绳打个结分为一节节,全部灌完之后,就用铁钩把香肠给高高挂起来风干,挂在阳台上、屋檐下,都可以。”接下来的手艺,就交给时间。这些香肠就在婺江的风的吹拂下,逐渐散发出诱人咸香。

香肠倒也不用特别复杂的烹饪手法,让食材的本味进行碰撞交融,“我最喜欢的就是在煮饭的时候放两条香肠,”罗美娟说,“饭焖起来香喷喷的,不用配别的菜都能吃一大碗。”浸入香肠油光的米饭,是独属于冬日的奢侈和丰裕。

一碗热腾腾的火腿冬笋汤,是90后赵竣记忆里冬天的香气。“这是我们家冬天少不了的一道菜,因为我特别喜欢喝,我妈年年都给我做,一到冬天就念叨着去菜市场挑点新鲜的冬笋。”赵竣笑着说道。作为地道金华人的赵竣家里常年都备着火腿,“炖出来的火腿又酥又烂,越嚼越香,冬笋脆嫩,舀一勺汤都来不及吹凉就送进口里,简直要把我的舌头给鲜掉。因为冬笋一般都是冬天才能吃到嘛,所以这个汤就像一个信号,我每次喝到的时候就会想:‘啊,今年的冬天又到了’。”

冻米糖、红印馒头、晨跑

在回忆里鲜活的冬天

即使在物质并不宽裕的年代,婺城人也能从冬天里咂摸出丝丝甜味。“以前很少有东西卖,买什么都需要票,那冬天冻米糖算是年货怎么置办呢?都是家里自己做的多。”在42岁的王国强的记忆里,家中自做冻米糖不比冻米糖的店铺有专门的配方,更多的是“有什么加什么”。炒黄豆、米饭做成的炒米、玉米就找街上的“黑葫芦”爆成爆米花……林林总总的混在一起做成冻米糖。“以前没有冰箱,冻米糖切好以后放在那种圆柱形的铁罐子里,不会受潮。小孩子就捧着甜咪咪的冻米糖吃一个冬天,一直吃到过年。”王国强告诉记者。

对于曾在北方读大学的施睿文来说,离乡之后,他对婺城的冬天记忆更深刻了。

“红印馒头。”他毫不犹豫地说道,“读大学以后,我一到冬天最想吃的就是红印馒头。”他与记者细数了与红印馒头的故事:“从小就特别喜欢吃,我小时候,肯德基、麦当劳还是奢侈品,红印馒头配扣肉,就是我小时候的汉堡。”离家之后,大三因为实习和论文的原因,施睿文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我和留校的其他同学一起吃年夜饭,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问北方的同学有没有红印馒头?他们都疑惑地问我,红印馒头是什么馒头?”施睿文笑着说。

从那个冬天之后,施睿文就更明白了红印馒头的含义,在家才能吃到的圆滚滚的红印馒头,代表了团团圆圆。用筷子戳开热气腾腾的馒头,把泛着油光的扣肉夹进去,再大大地咬上一口——唯有这样,才有回到家的真实感,尝到的都是专属于冬日婺城的人间福气。

冬天不只是萧瑟的季节,也可以有青春的热血。“冬天记忆最深刻的,当然就是晨跑啦!”刚上大一的乔诗语说道,“高三的时候,学校怕我们在冬天里生病,就组织了晨跑,天刚蒙蒙亮就绕着学校跑两圈,冬天的早上是真的冷,跑得我们昏天黑地的。”但是神奇的是,那一个冬天,乔诗语班里的确一个都没有生病。“当时可能确实很累,我们女生跑起来一个个都气喘吁吁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高中真的很美好。我跑不动,我朋友就拉着我一起跑,一起鼓励着往前,现在想想,高考不也是这样吗?我们互相打气着跑完了高中的全程。”乔诗语笑着说道。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金华新闻客户端

编辑|余影

校对 |吴春琴

当前网址:http://xoopop.com/wenhua/2265.html

 
你可能喜欢的: